P1 

 

 

曾經深愛的你你只把我當做兄弟,即使現在我們很要好了,仍然希望維持現在就好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這禮拜我們一起烤肉吧!】我是這篇的作者我叫做雅伊,我是個專科生,不喜歡讀書卻喜歡交朋友,

很雞婆愛管閒事,跟我最好的就是友純,她是個剛升國三的學妹。

【妳覺得我們來辦個烤肉聚會好嗎?讓大家一起增進感情】接近了中秋時分,家家戶戶都在自家門口烤肉,

那我們怎麼能比輸人呢?

【我是沒有多少意見啦?】友純聳聳肩。

【厚~現在就是要丟給我決定就是了!沒人要去我不就糗了!】我搔搔頭。

我的手指不停的使桌子發出聲響,吵到友純都不知道要怎麼辦,只好幫我一起準備這次的聚會。

 

<回家的路上>

我和友純已經是將近3年的好朋友,無論走過哪條路、說過哪句話、喜歡過誰,我們都互相知道得清清楚楚。

當這一晚我們踏在每天必走的路上,我彷彿覺得今天的路燈比平常都還來的黑,

我又是個有夜盲症的人,唯一能依靠的就只剩友純

 

【妳不覺得今天特別的.....恐怖嗎?】我挽著友純的手,瞬間她身上的重量增加了一半,因為我整個是給她拖著走。

【拜託妳!別神經兮兮了......】友純一臉就是不怕的樣子,硬是把我的手扳開。

 

突然後面發出了聲音,微弱的腳步聲緩緩的踏向我們

 

【ㄟ!妳有沒有聽到?】我更用力的拉住友純,一步也不敢動。

 

友純回頭看了一眼什麼都沒有,什麼也沒懷疑的繼續拖著我走。

 

【啊~~~妳都不怕嗎?妳也怕一下嘛?這條路這麼黑....會不會有......】我害怕的胡言亂語了,只希望趕緊走離那條又黑又長的巷子。

【其實我很害怕....因為妳害怕了...所以我不能害怕】友純鎮定的說。

 

腳步聲比幾分鐘前還要大了,眼看就快要走到巷口,巷口有路燈所以就算是有人跟著也可以知道是誰,

旁邊騎來一輛摩托車上面載著2個成年男子,不斷的糾纏我們,我們走的越快她硬是要跟上,

我們躲到了一間破舊的神廟裡,其實我覺得我們挺笨的,有光明的不去偏要來更暗的地方躲,

我們躲在一座神像的後面,那2個成年男子停下摩托車走進來,四處都沒有人就算大喊了也不一定聽的見,

而手機又剛好的沒訊號,現在真的逃不了了。

 

【怎麼辦?我們怎麼辦?】友純開始害怕的換她拉著我的手腕,滴滴咕咕的說了一串的話,沒有一句聽得懂的。

【噓~不要被聽見了....能躲多久就躲吧!】我摀住友純的嘴,怕她緊張到亂叫。

 

ㄅㄤˋ !!神像前的桌子被掀開了,其中一位男子抓住了友純的雙手,把她拖離了神桌,

 

【不要給我動她!妳給我滾開!】當我要追過去的時候,另一位男子用桌子的碎木頭重重敲了我的肩膀,

我立刻跪了下去。

雅伊~~快放開我!】友純看到倒下的我,開始掉下了淚,拼命的掙扎拼命的抵抗,畢竟是女生難免都抵不過男生的力量,

【不要....管我.....】我不管自己的傷勢有多大,拼了命也要站起來,但是雙手都被男子抓住了,想動彈也不能。

 

2個男子互相使了眼色,並把友純壓倒在地上,【妳們再怎麼抵抗都沒有用的不如就直接陪我們哥兒倆玩玩吧】

【你.....們....給我放開她.....用我換她就好了】我話都沒說完就痛到倒地不起了。

雅伊~~雅伊~~】我在昏迷中還是可以聽到友純一直叫我,但是我卻張不開眼睛。

 

當2位男子把我們壓在地上時,有個人從他們後面拿起了棍子往其中一個男子頭上打,被打到的男子昏了過去,

另一位男子放開了友純的衣領回頭反擊,那個人揮了不少拳在男子身上,只看男子痛到不行並帶著另一個男子逃離開了現場。

 

【是你?!】友純整理衣裳的看著救他的那個人,彷彿以前就認識了。

友純?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了~趕快救你朋友去醫院吧!】那個人說。

 

<醫院急診室>

友純在急診室外面走來走去,正擔心著還在手術室中的我。

 

【不用擔心啦! 一定沒事的好嗎?】那個人對她說。

【你怎麼知道沒事?我就是擔心嘛!我跟她如同姐妹....怎麼能讓她為了我受傷!】友純蹲了下來,哭哭啼啼的對著那個人說。

 

那個人走了過去蹲在友純旁邊,手環抱著友純

【別哭了!我給你靠!要哭就到我身邊哭吧!】那個人緊緊的抱著友純友純才緩和下來。

急診室的燈暗了,醫生從裡面走了出來,友純急著抓著醫生尋問我的狀況。

【沒有什麼大礙!只是要多休息!】這句話讓友純放下了多少顆心、安心了多少。

 

我躺在病床上還沒有清醒卻先聞到了醫院準備的早餐,我餓都要餓死了,又聽到病床複進稀稀疏疏的聲音。

【安靜我叫你安靜點!】原來我昏迷這幾天他們都一直陪在我身邊。

 

我慢慢睜開眼睛,多天沒見擋陽光難免無法適應,看到陌生的臉孔......

 

【你.....是.....?】我看著那陌生的面孔。

【阿哈!他是我以前國小同學啦!叫他"元洋"就好了】友純看到我醒了就更加開心。

【你好!元洋!謝謝你那天救了我們!】當我打算起身感恩時,又被強制壓在床上。

【你的傷還沒好!不要亂動啦!】友純比以往還要更關心我。

【你好好養傷啊!不要亂動了!免得我又被罵!】元洋指著自己的肩說(暗指我的肩)

【好啦!你們也先回去休息吧!這幾天都辛苦了!】我推著友純的手,想讓他回家休息!

 

他們兩個邊走邊吵得離開了病房,我卻感覺我昏迷的這幾天,他們之間一定有了什麼。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未完待續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What do I need?

ML 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