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 歐醫~歐醫~ "

剛洗好澡的我經過客廳看到新聞正報導著《姓高中女生姦殺後棄屍於河堤旁》的新聞。

 

【妹妹阿~你過來看看,這是妳們學校的】

媽媽指著電視吼道。

我仔細看了一下,真的是我們學校的,等等!那個吊飾.....

一格....!!】

我瞬間軟了身子跌坐在地上,媽媽扶起了我,眼角不停的流出無止盡的眼淚。

一格...啊~~~~】

整間房子只聽得到我的哭喊。

 

整晚以淚洗面,哭腫了眼睛鼻子也被衛生紙擦拭多次而留下破皮痕跡。

張不開眼睛的我剛踏進教室,班上的氣氛非常的凝重,每個人的視線都注視著我,交頭接耳的討論著。

【一定是他逼死一格的】【聽說一格早就討厭她】【真的自以為很漂亮...】這種說法對我而言我不在乎,但是議論的聲音越來越大聲。

【說夠了沒!憑什麼說是我!】

我用力拍了桌子,這才打斷她們的指指點點。

 

我放學特地走到了一格家,沿著巷口到她家門口,路邊擺了許多的弔唁高架花籃,我伸手輕輕摸了她的名字不經意的流下了眼淚。靈堂前的家屬各個痛苦的跪在地上,我看到阿姨她變得好憔悴,臉上也見不著血色。我走進去,有種冰冷的感覺穿透了我的身體。【阿姨~~】

我拍著阿姨的背安撫著阿姨的情緒。【哇~~~~~啊~~~】阿姨一看到我就抱著我大哭了起來,我看著阿姨臉上的悲傷,我也開始難過。

其中一個家屬把阿姨拉到一旁休息,另一個家屬幫我點了根香,我跪在一格的牌位前手拿著香,心中有無止盡的話要對一格說,

<【就跟妳說要坐我的車,為什麼妳這麼倔強任性,為什麼不聽我的話,妳就這樣拋下了阿姨和我,妳怎麼這麼捨得!!!】光用想的我的眼淚不停的落下。

【我.....】

我擦拭著臉頰上的淚珠。

【我.....不會放過那些殺了妳的人,即使只有一個人、十個人、二十個人,我都要讓她們承受比妳更痛上100倍的傷害】

我把香插在香爐裡,走到後面看已離開的妳,妳的脖子上有很深的割痕,即使化妝師把傷口補起了顏色,但隱隱約約還是看的到痕跡。

【生前都是妳在保護著我,現在,換我保護妳】

我向阿姨敬個禮後轉身攔了車走了,我的眼淚從那天起堅強的不掉了。

 

【爸爸~妳有看到放在廚具上的小刀嗎?】

媽媽翻東翻西的尋找常用的那把小刀,正在看新聞爸爸也起身四處尋找。

 

" 稍晚在XX百貨公司的男廁,上廁所的店員發現裡頭有男姓高中生的屍體,經友人證實當時有聽見巨大的毆打聲,

    但因為過沒多久就沒聲音,所以才沒理會。男高中生屍骨不完全,警方不排除是他殺的嫌疑,目前犯人未尋獲 "

 

【現在的社會可真可怕,前幾天才一個被姦殺,現在又一個】

媽媽對著電視機邊咬著黃瓜說。

我拿著消夜走進了客廳邊把消夜放在桌上邊看著電視。

【這........這.....這是我們班的】

我看到他的名牌" 林原紀 "。

 

但是他為什麼會死呢?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【哈哈哈哈,先等我一下我去一下廁所】

林原紀拍了他朋友一下。

【好!我在前面餐廳等你,記得拉拉鍊啊,哈哈哈哈哈哈!!!】

他的朋友開了個玩笑,原紀只跟他揮了揮手。

 

廁所裡沒有人,只有他一個人邊上廁所邊吹口哨,他聽到在他身後的坐式廁所突然發出沖水聲。

第一次他沒有去在意,但是沖水聲並沒有停下來,原紀心中開始猜忌,他不敢回頭他感覺到有人在身後看著他。

【呵...呵...呵..呵】

他的右邊傳來慘烈的竊笑聲,他慢慢的慢慢的回過頭,啊! 什麼都沒有。

他拉上拉鍊走向洗手台,坐式廁所的沖水聲停了,整間廁所變得很安靜,他四處觀望開始害怕開始擔心,

當他轉頭看著鏡子,在他身後出現一個頭髮長長的女生,完全看不清楚她的臉但是一下子又不見了。

【啊!!!~~~~~】

他嚇到跌坐在地上,但是他身後什麼都沒有。

他緩緩的站起來,身後有人在他的喉嚨處深深劃了一刀,他開始慘叫了起來,

血一滴一滴的慢慢流了出來,他按著自己的喉嚨,但是血越流越快、越流越多,慢慢的他喊不出聲音,跪倒在地上。

【亨呵呵呵 !

那個人笑了,他看著原紀倒在地上掙扎,又拿起了刀從原紀脖子後面直接刺穿了原紀的脖子。

 

原紀斷氣了。

 

那個人又笑了,他抽出刺在原紀脖子上的刀,又往他的頭顱瘋狂的亂插,他扭斷原紀的頭,因為前面先割了一刀使得現在身體和頭顱分開。

他身體裡的血噴的整間廁所都是,門、鏡子、小便斗....廁所整個掩埋在原紀的血液裡,原紀的身體抖了一下,那個人以為原紀還活著,

把他的手指頭一個一個的剁下來,每個動作都像是練很久似的,被剁下的手指頭在流滿血的地面上滑來滑去。

【哈哈哈...還動.....】

那個人越剁越上癮,他拿起原紀的頭顱,直接用手把他的腦一塊一塊的挖出來,完全不怕血液沾滿了手,

" 啪...啪...啪."  原紀的腦一塊一塊的掉落在地上,直到整個頭顱只剩下一層皮,他把空的頭顱丟到一旁,腳踩著他的腦踩到看不見塊狀為止。

他把原紀背對的身體翻了過來,用刀子刺穿皮膚用了點力割開了豐厚的油脂,劃開包覆心臟的血管,血又噴出來,

他用刀子尖端刺進原紀的心臟將心臟從身體挖出,離開前,還不忘在原紀身上多劃個幾下。

 

那個人沒有幫手,一個人殺了原紀

 

 

沒多久店員走了進來,看到如此淒慘的畫面邊跑邊叫的衝出廁所,但是那個人已經不見了。

跟著原紀到百貨公司的朋友也看到原紀死的樣子,他瘋了。

 

 

 

 

【哈...哈...哈...活該...】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目前為止  沒有任何人知道是誰殺了一格原紀

 

創作者介紹

What do I need?

ML 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